醉融光

基本是窝在es坑里,偶尔爬一爬墙头☆~

"梦"

我好像穿越了。

这是一个梦么?我站在梦之咲学院门口有点发愣。我是玩游戏玩疯了才会出现在这里的么?这也太不科学了吧。

身后开始传来了一些喧哗声。"哟。这不是杏桑么?站在这里,是遇到什么事了么?"这是梦吧。不然为什么我明明听到的是日文,却自动理解成了中文。

"没什么,只是在想今天的事情而已。"我回了毛毛的话。但我说出的,却也是日文。这算是做梦时候给的特殊能力?

不过,依照现在的情况,无论如何,得先弄清楚现在的时间点才行。我是国服玩家,国服开始的那天玩的。所以日服的leo,宗,mika只是见过手书和mmd,并不了解性格。而且「S1」才刚刚打到,「DDD」还没影子。很多事都不了解的话,难以下手。

不过梦的话,我稍微胡闹任性一下也可以吧?毕竟是梦啊,毕竟,是我最喜欢的他们啊。

走进了学园,我感受到了,"杏桑"的人气很高。大家隐隐约约都对"杏桑"抱有一定的好感。不过作为一款女性向游戏,这倒也是正常的。值得庆幸的是,现在好像正值[七夕祭]的策划期间,leo他们还没来。虽然松了一口气,但也有点遗憾。毕竟我还满喜欢leo的角色设定的。

不过,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。摆在我面前的难题是,我该怎么做策划?

感谢上帝,感谢玉皇大帝,感谢……总之,非常感谢。这具身体还残留着一些本能,让我不由自主的学会该怎么做。

一天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在帅气的毛毛的护送下,我即使不知道地址也顺利回到了家。毛毛真是又帅又可爱啊,而且看样子好像是好感度还不低呢。真是太好了。
不过,大概梦也快醒了吧,真是过的超开心。虽然以前在现实中人气也还算受欢迎,但是在自己喜欢的角色那里受欢迎可是不同的概念啊。好开心,回去以后一定要把这个梦讲给xxx听……

!xxx叫什么名字来着?我好像不记得了?我应该记得才对的!当初我们吵过架,但最终还是和好。我们经常一起结伴出去玩。晚上一起散步,一起为一件蠢事发笑。可现在,我居然不记得她的名字了?这太奇怪了。我的意识向我提出了警告,但我却选择暂时压下去,告诉自己梦里不记得也正常,醒来了就好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果然还是没有醒。睁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。我告诉自己,这个梦有点长。但是,即便过了好几天,我也没能回去。我有试图说服自己:不是说自己超喜欢里面的大家么?不是说TS全员小天使最喜欢了么?不是说司糖超可爱么?反正这里大家对我好感度也很高,就当玩个全息乙女游戏吧。

明面上我说服了自己,以这个理由姑且不去在乎虚幻现实。但我知道,这个问题一直存在,我始终是个格格不入的存在。

这问题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,但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要快多了,大概是我高估了自己。我一直是借着ES的大家对我的那份喜爱,和我对他们的喜欢而逃避问题的。但是,连这份[喜爱]也是虚假的话,我就再也不能去逃避了吧?

是的,我察觉到了。他们所注视的人,所喜爱的人,不是我,而是原本的"杏桑"。我只是一个意外到这里的,偷窃了他人爱的"小偷"罢了。

然后,在察觉到的那一天,我见到了「次元魔女」壹原郁子。我以原本的自我为代价,向她寻求了可以"回家"的物件。

太好了,终于可以结束了。这场荒诞的梦,让它就此终结吧……!

"你没事吧?感觉送去医院……"好像有谁在和我说话。

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好歹是暑假,也不能一直很懒啊。这次每日一题感觉很有趣,于是就临时早上亢奋的写着。不过好像有点意识流的感觉→_→

因为是第一人称视角,所以这里还是姑且讲一下故事梗概吧:

主角因不知名原因穿越到了ES女主杏的身上,并无法自行回去。
主角很恐慌,内心深处觉得自己没有可归之处,自己的存在可能都被抹消了。
然后ES的大家是她那时候唯一有熟悉感的存在,加上主角穿越前就蛮喜欢他们,所以主角就把他们当成了救命稻草一样的东西,以他们来肯定自己是存在的。
然后发觉在ES的大家里,主角不是三次元的她自己,而是"杏桑"。
对于主角来说,就等同于自己的存在被否定了。所以主角内心就崩坏了。
至于最后的结局,算开放结局吧。
主角到底回没回去,你猜啊~

评论(5)

热度(6)